问英国的朋友
2020-06-20 16:1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而且,从前后两次公布的数据来看,这算错30亿的说辞也更加不可信。因为收入总数据没变,细项数据也没变,而偏偏在运营管理支出这一项费用上发生了“巨额”改变,而且是从前期公布的106亿元一下子锐减到了72.9亿元。难道是统计人员的脑子出了问题不成,还是负责审核和签字的领导酒喝多了?否则怎么能够连算错了30亿元这么惊人的数字差距都看不出来,最起码头脑中应该有往年的相关数据作为参考吧。更何况,作为一级政府部门来说,日常的运营管理费用支出也应该有过月份和季度统计呀。

如果不是广东省交通厅自己来了一个“大逆转”,公众虽然不愿意,但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捏着鼻子把先前的巨额亏损当成事实,那么,在高速公路收支方面,到底还存在着多少公众应该知道,却一直被蒙在鼓里的事情?我们就不能不追问一下,其他各地乃至全国的收费公路收支有没有这样有意无意“算错了”的情况?所谓的巨额亏损究竟是事实还是“算错了”的产物?公众一直是在为高速公路建设支付成本还是为人家“算错了”而买单?

没有一本明白账,没有阳光照射,收费公路只能行驶在“阴暗隧道”,无论盈亏都会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,让“不合理”伴随着“存在感”。收费公路该驶上何方?这是一个现实问题。

从亏损28.8亿元到盈利3.9亿元,前后两次数据相差30多亿元,而“转亏为盈”的理由竟然是“算错了”。而即使真的是算错了,也总得有个下文吧?有太多的疑问人们都想知道答案。

相比国内收费公路的哭穷喊亏,国外的收费公路却并不普遍,曾经在英国自驾旅行,走遍英格兰几乎没有遇到过收费公路,前往牛津大学的路上才好不容易碰到一处收费站,问英国的朋友,这居然是英国唯一的收费公路,而在收费年数到期后,这条路也将由国家收回免费通行。相形之下,国内收费公路的“此费绵绵无绝期”,甚至边收边亏,实在太过奇葩。收费公路究竟亏在了哪儿,亏损账的背后,究竟有啥秘密,亟待追问到底。

现行的《收费公路管理条例》已不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,甚至成为“高速畅通”的阻碍。有人形象地称,收费的“兔子”,慢速的“法龟”。重启《收费公路管理条例》的修正,迫在眉睫。至关重要的环节,是必须重构“公品质”。有法治的保驾护航,高速收费才能名正言顺,才能“取之于路,用之于路”,更关键的是,才能更好地携带公益性、公共性与公信力一起上路,而这便是收费公路的“公品质”。

2014年全国收费公路亏损1571亿,与此前高速公路上市公司的财报其实很难对上号,以后者2014年上半年的年报为例,净利润率普遍在26%,甚至30%以上,利润水平甚至远超金融、地产。

因为有了广东收费公路公报的巨大反转,公众似乎没有必要担心交通部还不上这笔钱。1571亿,“多乎哉?不多也。”因为只要按照这样一句“算错了”就可以找回30个亿的标准,全国各个省份平均错上一两次就可以扭亏为盈皆大欢喜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vbrdjb.cn江苏省吴县市匪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- www.vbrdjb.cn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