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这样的背景下
2020-06-13 05:27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到了21世纪的今天,作家、文学在社会上的分量越来越小,阅读者也越来越少,文学似乎进入到一个死胡同里面,只剩下创作者们在自娱自乐。”

2014两岸新锐作家创作座谈会由中国作协港澳台办公室、浙江省作协于19至20日在杭州联合主办。(记者冯源、董芮)

台湾《幼狮文艺》杂志主编吴钧尧则认为,文学始终需要拉近与大众的距离。由于网络的兴起、阅读习惯的改变,《幼狮文艺》过去15年来销量衰退了50%,直到2012年底风格由文学、文化、文艺转型为社会关怀、生活空间、多元文学,杂志才开始有点起色。

台湾作家徐誉诚表示,数字化的兴起改变了台湾读者阅读行为,他们更偏好在智能手机、电子书上浏览阅读,即便部分出版社开发了电子书等相关产品,这个新兴市场近两年也未出现大幅增长。

台湾逢甲大学中国文学系博士、作家杨寒分析说:“台湾轻小说受日本漫画、轻小说影响相当大,人物性格多半是日系的,以轻松浅白的语言呈现,都是一些天马行空的想象和搞笑故事,比如近来当红的轻小说《特殊传说》《吾命骑士》等。”

相比之下,惊悚恐怖、浪漫言情、奇幻搞笑等轻小说一直是两岸图书市场的宠儿,销量稳中有升。据2013年台湾最大网络书店“博客来”统计,2009年到2013年,轻小说销量每年增长30%。在大陆,《步步惊心》《盗墓笔记》《后宫甄嬛传》等为代表的网络小说或轻小说,也受到市场热捧。

来自宝岛的几位作家在座谈会上表示,虽然台湾有“出版天堂”之称,但是近两年整体阅读市场也并不景气,实体图书市场萎缩,读者阅读量逐年下降。2013年台湾的一份报告就指出,台湾每人每年平均只读两本书。

在北京作家冯唐看来,文学创作应当有所坚守,对艺术原则有所坚持。在谈及文学观时,他说:“文学文字是服务灵魂的。任何书写都是独立自由的表达,是书写自己,书写时代。”

在这样的背景下,文学与市场这一命题有了新的意义。梁鸿认为,市场本身并不能作为判断作品优劣的标准,文学因传播而需要市场,但不应该因为市场而改变自己。市场对文学也有良好的促进作用。

在2014两岸新锐作家创作座谈会上,来自河南的乡土文学作家梁鸿的一番话引起了大家的共鸣。在信息化、市场化、娱乐化的当下,两岸文学都面临着处境危机。

“譬如刘慈欣的科幻小说《三体》,已经超越了科幻小说这一类型本身,上升到人类整体状态的思考,里面对人类生死、文明衰变的思考确是所有文学的最基点。”梁鸿说。

(责任编辑:袁霓)

更多台湾经济资讯请点击此处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vbrdjb.cn江苏省吴县市匪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- www.vbrdjb.cn版权所有